今天是: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联系我们
首页 | 时政 | 环球 | 民生 | 热点 | 医卫 | 维权 | 案例 | 曝光 | 关注 | 人物 | 地方 | 法治 | 环保 | 社会 | 史海 | 透视
文化 | 教育 | 公益 | 网评 | 安全 | 娱乐 | 反腐 | 书画 | 科技 | 港澳 | 来信 | 说法 | 财经 | 论坛 | 聚焦 | 旅游 | 健康
各地: 北京|上海|天津|重庆|山西|内蒙|辽宁|江苏|浙江|安徽|福建|江西|山东|河南|湖北|湖南|广东|广西|海南|四川|贵州|云南|西藏|甘肃|青海|宁夏|新疆|河北|黑龙江|陕西|吉林
创新征程是责任、更是不忘初心的坚守
网站公告: ·祝全世界劳动者节日快乐 ·祝全国人民元宵节快乐,阖家团圆。 ·祝全国人民端午节快乐 ·欢迎提供有价值的新闻,欢迎投稿。 ·欢迎提供有价值的新闻,欢迎投稿。 ·欢迎提供有价值的新闻,欢迎投稿。 ·欢迎提供有价值的新闻,欢迎投稿。 ·欢迎提供有价值的新闻,欢迎投稿。   今日天气:
    您现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维权 > 内容  

孤老太泪洒浔阳路

发布日期:2018/7/14  查看次数:6975 来源:河南  作者:刘树生

 
 
    核心提示:孤老太泪洒浔阳路 一赴九江 2005年11月8日午夜,突然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,惊醒了居住在卢氏县范蠡镇一个偏僻山庄的付老太太。老太太来不及穿衣,便急匆匆地起身接电话。因为她家境贫寒,为了生计,她唯一的
 

 孤老太泪洒浔阳路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一赴九江

    2005118午夜,突然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,惊醒了居住在卢氏县范蠡镇一个偏僻山庄的付老太太。老太太来不及穿衣,便急匆匆地起身接电话。因为她家境贫寒,为了生计,她唯一的儿子不得不背乡离境长期在外打工。她想,一定是儿子又有了什么急事,不然他不会在半夜三更来电话的。谁知,电话那头在询问了他儿子的年龄、长相等特征后说:“我是江西省九江市庐山区公安分局三中队的陈某,你儿子在这里遭遇车祸,请速来一下。”老太太不由一惊,急问:“儿子现在在哪儿?”回说,“在马路上。”老太太放下电话,立即拨通了儿子的手机,想问一下具体情况,然而,电话是通了,但对方却无人接听。

    老太太心急如焚,马上约了几个亲友,连夜赶到县城,恨不得一下子就能见儿子的面。但因路途太遥远,她于次日一早从县城乘汽车,换火车,直到10日下午5时,才抵达两千里之外的九江市。下车后,付老太来不及喝水吃饭,就急匆匆地奔庐山区公安分局三中队。三中队接待人员让她到治安大队找陈副队长了解情况。原来是付老太的儿子于117夜,住进九江火车站旁的一个无照经营的余文宾私人小旅馆,由于夜里取暖用的液化气泄漏,将她的儿子毒死在了旅馆里,现在尸体已移在九江市殡仪馆。同他一起痛遭厄运的还有一位湖北省黄石市的男子。老太太听了以后如晴天霹雳,悲痛欲绝,当下哭得昏死过去。当时,湖北籍死者的家属十余人已先期到达,公安人员将他们一同安住在九江市市容招待所,并嘱说,今天天色已晚,有话明天再说。

    11日上午八时,死者家属如约前往陈队长处,要求面见死者。不知何故,陈说暂不能见。他们又要求面见业主,陈说业主在浙江打工,现正在返途中。死难家属群情激愤,与陈发生争执,说陈在说谎,陈非常不满。公安人员可能担心二死者家属串联,将事态闹得复杂化,遂将二死者家属实行隔离,让其分而居之。

   在付老太等与陈某商谈无果情况下,不得已,于当日下午4时,老太太同湖北籍死者的家属一起,到市政府信访局上访。他们情不自禁地在信访局哭闹,要求解决问题。信访局长通知公安局,治安队队长付某又把老太太等人带回公安局。在公安局,老太太问孩子有何遗物,付说:有现金500元、手机一部、欠条6000元(那是死者生前在山东某厂打工时,该厂给死者打的欠条)、随身行李若干。

    12日和13日付老太等人一直在公安局寻访,但事情毫无进展。不得已,于14日下午4时,付老太等与湖北死者家属十余人,拉着“还我人命”的横幅,站在市政府大门口请愿。市政府工作人员通知公安局治安大队前去制止,双方引发纠纷,互相推拉,哭闹成一团,一直持续到天黑。

    15日上午,付老太等又来到公安局见付队长,强烈要求面见死者。付这才答应带领遇难家属到贺家山殡仪馆与死者见面。在殡仪馆里,家属们见到陈放在冰棺里亲人的遗体,顿时又悲上心来,他们嚎啕大哭,痛断肝肠。付老太想到活生生的一个大男孩儿,竟这样惨死在异地他乡,更是哭得死去活来。

    15日下午和16日,家属们在黄队长处办理了领取遗物手续。付老太见到孩子遗物,触景生情,又痛哭流涕,泣不成声。他们又提出要与业主见面,付队长说,业主已被公安局刑事拘留,行动受限,不能出来见面。

    此后几天里,付老太等每天都到公安局去,要求公安人员协助谈判赔偿事宜。但公安人员回答是:业主被扣,他们要不来钱。并说店主犯了罪,拘人是我们的责任,谈赔偿不是我们分内的事。后在家属们的强烈要求下,付队长才通知业主代表到场。但业主的代理律师说,对二死者可先赔付5万元,但条件是先将业主保释,待业主出来再借钱兑现。对此,付队长说,他无权承诺保释,遂使初议搁浅。

    多次寻访都毫无进展,这些天来,老太太总是以泪洗面。由于悲思过度,寝食不安,致老太太健康每况愈下。一日,她登临旅店楼顶阳台,遥望被重重青山阻隔的家乡山水,想到来到此地已半月有余,竟连肇事业主的面都未见着,这明明有理的事,办起来咋就这样难。现在孩子都没有了,自己活着还有什么意思。想着想着,就欲跳楼自尽,被跟在身后的亲属拉住劝阻。有人说可能是老太太的诚心感动了上帝,就在此时,耳边忽然传来声声巨响,随之大地轰鸣,整个楼房也开始剧烈晃动。人们不知所措,迅速将老太太扶进屋内。后来听说是在九江市西不远处的瑞昌市发生了强烈地震。这就是被媒体广泛报道的“九江地震”。遭遇了九江地震的付老太事后总是含泪说,那次地震咋不再剧烈一点儿,让我和儿子一起去,留下我这个老太婆,死不下,活不成,不是甘受罪吗?

    老太太百思不得其解,她想,我来九江是公安局通知的,而肇事业主也是公安局拘禁的,但是到了现在,公安局又说管不了。老太太认为公安人员不是在推诿,就是对业主进行变相保护。付老太在悲哀中又增加了某种气愤。她想,一定要找管警察的人才能使事情有所转机。她打听到督察是管警察的,于是,她于1128到公安局找到督察科刘队长,向刘陈述冤情,并要求火化尸体,处理后事。刘队长电告舒副局长,舒局长让老太太找付队长具体办理。不想,老太太见到付后,付队长说:“火化可以,但无钱赔偿。”老太太又要求给予“医学鉴定证明”,付队长不予支持。后来,付老太又多次找治安队,治安队均以忙于公务,不予接待。

    在付老太等人的一再要求下,30日,陈队长安排老太太第二次与业主代表会面。会上付老太提出赔偿要求,业主的哥哥说,他当不了家。业主的律师又老调重谈,说,不管要多少赔付,首先是要将业主保释。双方不欢而散。

    1212日,付老太等人又去找舒局长。他们说,我们不要求业主承担刑事责任,只要求尽快对死者进行经济赔偿,给死者以抚慰。舒说,业主犯的是国家的法,人是不能保释的,这事就不要再提了。

    125上午8时,走投无路的付老太等又找到舒局长,寻求解决办法。舒局长说:“现在尚无解决问题的途径,你们可先回去,把电话留给陈队长。”

    126,付老太等找到陈队长,说明来意。陈队长又与业主联系,说,10点半双方再会一次面,但是对方未约到。不得已,陈队长允许付老太等返回。

    127,不甘心徒手而归的付老太等人,找到市政法委的一个副书记,向其言明苦衷。那位副书记说,那是信访局管的事,要老太太到信访局说明情况。老太太又来到信访局,信访局说管不了。老太太便又折返政法委。政法委与公安局联系后,回说,此事公安局正在处理中。付老太感到无望,只得于7日启程,8日回到家中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二赴九江

    12209时许,业主的妹夫从九江打来电话,说让付老太再赴九江商谈赔偿事宜。老太太怕其没诚意,未于理会。21日晚,业主的妹夫又再次打来电话,崔老太太启程。于是,老太太又约亲友三人,于22日二次启程奔赴九江市。23日下午老太太等人抵九江后,翌日便电告业主代表,说她们已抵九江,可约时间面谈。

    25日上午,在庐山区公安局楼下的“福满楼”酒店,业主的弟弟和其妹夫一同到场与付老太等及湖北籍死者家属见面。遇难家属依法列举了各自的赔偿标准,双方经过激烈争执后,业主的弟弟说,他的哥哥也来自农村,只是在近几年才来到市里创业的,所购的那两间开旅店用的房子,还是2004年才以按揭方式开始付款的。由于家里贫穷,无力支付高额赔款。又说,湖北籍的遇难家属因是市民,家里又有妻儿,赔偿标准应高些,其数额应在56万元之间;付老太的儿子因家是农民,又无妻室,当在34万元之间。此次会晤,因双方数额悬殊过大,未取得任何进展。

    26日上午,付老太带着来自家乡全国人大代表的信函,来到庐山区人大常委会。区人大领导打电话给庐山区公安分局吴局长。按照人大领导的吩咐,付老太来到公安分局找吴局长。吴局长听了付老太的泣诉后说,调解本不属于公安职责范畴,可干也可不干。但考虑到你们的具体困难,我们可以试着调解一次。于是,他打电话找来舒副局长。舒局长又找到治安队的付队长。付又转给黄副队长。黄约业主代表于当天下午3点到公安局再次会面。

    下午3时,在黄队长的主持下,付老太等人与业主的弟弟和妹夫进行了第四次会面。双方各执一词,老调重谈。处于诚意,付老太为打破僵局,提出了“两步走”的新思路。即:可先付部分赔款后,然后火化尸体,处理后事;其余问题在此问题解决以后,再通过法律诉讼程序解决。业主代表无法拒绝,推说,此事尚需和湖北籍的家属协商,并要与拘押在看守所的兄嫂商量后方能回答。

    27日上午,付老太等拿着写好的索赔诉状,找到庐山区人大委员会的王主任。王主任看了诉状后,电话通知人大政法办的胡主任。胡主任将王主任签发的批文,转交庐山区公安分局的吴局长,让其督办。

    28日下午,付老太等找到公安分局的吴局长,最后案子又转到治安队的黄副队长处。黄再次约业主代表于次日下午3点在公安局进行第五次会面。

    29日下午3时,在黄队长的主持下,业主的弟弟和妹夫又在公安局与付老太等重谈赔偿事宜。业主代表提出一次性赔偿4万元,但还要与其兄嫂和律师协商后,再电话联系。

    30日上午,付老太等见调解无望,于是写出上访信,打印10份,分别投送九江市委书记、九江市市长、九江市人大主任、庐山区委书记、庐山区区长、庐山区人大主任、庐山区公安分局局长、庐山区政法委书记等。

    31日上午,付老太等又找到公安局吴局长,向吴局长诉说了对方要将赔偿与保释挂钩后,吴局长答复,如果业主能一次性付清全部赔偿金,可以答应对业主的保释请求。随及吴又找到舒局长说明来意,舒局长又通知治安大队的黄副队长。黄又一次通知业主的代表到场,再商赔偿事宜。会上在双方关于赔偿问题陷于僵局时,黄提出:先付3万元,火化尸体。业主代表说付2万元,但又说要与其兄嫂商量让他们借钱兑现。双方约定下午3时继续由黄队长主持协商。但均以业主代表毫无诚意,百般推诿,致协商无果。(此次协商黄队长记有详细笔录)

    不知是处于对老太太的同情,还是奉有关领导的指示,亦或是奉业主代表的委托。31日晚上,庐山区政法委的邢副书记忽然打来电话,约付老太等到“大象酒店”聚餐。因此前付老太等已多次向邢申诉过自己的冤屈。他让业主先给老太太付1000元的盘缠费用,说待元旦假日过后再协商“两步走”事宜。

    元旦过后,付老太又多次来到邢的办公室,邢又多次通知业主代表,但对方均未来到。邢生气地说:“这人真难缠,说话不算数。看来当下是解决不了问题了,你们把电话留下,先回去等待消息。”

    付老太等回到旅店,想到二次赴九江也有半月余,事情仍未取得任何进展,与同来的亲友在旅店里抱头痛哭,引来了许多好心的围观人。他们大骂黑心店坑人太甚,百般劝慰老太太要坚强地活下去,不能让儿子含冤而去,一定要给儿子讨个公道!

    在邢书记和好心人的劝慰下,付老太怀着百般的委屈和遗憾,于200615日回归故里,结束了长达半个月的二赴九江行程。

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三赴九江

    时光进入2005年农历腊月中旬,人们都已开始忙碌地筹办年货,而付老太却无过年的心情。他日夜挂念着,仍孤零零地停放在九江市殡仪馆的儿子。她走亲访友,寻觅着解决问题的办法。有人给她出主意,民事纠纷有两种解决办法:一是靠法律诉讼,让法院给讨回公道,但是时间却很漫长;二是民间常说的“谁厉害谁就有理”,他不给你钱,你就带些人到他家过年,吃在他家,住在他家,让他发急,他就会自动找你解决问题。还有人怕老太太急出病来,劝慰说,既然人已不在了,孩子也不知疼痒了,你老就甭犯急。耗就耗着吧,反正他在狱中,理儿在你这边,看他“船从哪儿下碛”。

    腊月14这天,老太太正在家里心神不安,忽然,九江市庐山区公安分局的黄队长打来电话,要她前去再次商议赔偿方案。老太太见已快过年了,人心惶惶,怕解决不了问题,不愿前去。然而,在黄队长一再催促下,付老太又约亲友3人,于腊月15第三次启程前往九江市。岂知,这时春运已经开始,一路上车水马龙,拥拥挤挤。在三门峡西站挤上夜车时,甭说没坐座位,就连站的地方都没有。老太太被堵挤在走道里,一站就是上千里路程。直到第二天黎明,列车进入湖北省的孝感站,老太太才找到一个座位。火车上人多,空气不流通,再加上还有一些人吸烟,整个车厢简直是乌烟瘴气,把老太太弄得头晕眼花,苦不堪言。

    腊月16日付老太等抵九江后,次日一早就到公安局找黄队长。黄说,正在与业主代表联系,让等消息。等了一天的老太太又去找黄队长,黄回说,这事邢书记正在运作中,你以后可以直接找他。付老太又来到政法委找邢书记,邢说,正在与对方协商,让老太太回旅店等到消息。

    老太太在旅店里焦灼不安,为打发时光,她约随行亲友,到火车站查看儿子遇难旅店的情况。到火车站后,她按公安人员提供的路线,拐弯抹角地来到几栋狭窄的高层楼下的巷道里,经打听,终于找到了那个给她带来灾难的黑心店。老太太颤抖着双腿,在亲人的搀扶下,艰难地爬上旅店的二楼,但旅店早已被公安人员查封。她透过封闭的门窗玻璃,里望儿子遇难的简陋的房间和杂乱的床铺,她思忖着公安人员给她讲的他儿子遇难原因,是取暖用的液化气管外头高度不够,加之楼道狭窄,空气流通不畅,使毒气倒流入室所致。付老太触景生情,悲从心起,痛不欲生。又是在亲人的百般劝慰和搀扶下,才离开那个给她带来痛苦和灾难的鬼地方。

   老太太又想到儿子生前曾经滞留过的那个位于郊外的小工厂。她说,儿子本来在山东一家工厂干得好好的,但是,居住在赣南的儿子的一个朋友,连续给他打电话,约他到九江共事。谁知到九江干了不多时,发现那里的效益不好,于是准备离开九江返回山东的原厂,但见天色已晚,又未赶上返程的火车,遂就近住进车站旁的小旅馆。岂知,这一晚竟成了他与亲人的永别之夜。老太太唉声叹气地说,出事后,她还曾和孩子的朋友联系过,但后来,可能他发现事情闹大了,于是也就消声匿迹了。

    付老太又说,她也曾与孩儿在九江工作过的那个工厂取得过联系,工厂的负责人还说,如果需要帮助,他可以尽力而为。并说,老太太的儿子生前还有部分工钱未领,让她前去见面,可她却一直无暇前往。现在她想起了那个小工厂,于是,她决定同亲友一起去找那个郊外偏远的小厂。她们坐了一段公交车,按照厂方提供的地址,按图索骥,逐户访问,经过差不多一个上午的行程,终于找到了小工厂的位置。然而出乎意料的是,竟然是人去楼空,去向不明。付老太叹口气说,一定是那个小工厂也怕受到牵连,才迁址别处,有意躲避不见的。

   为避免付老太太过度焦虑致病,随同亲友有意带她到街市上转悠散心。他们来到市中心著名的景点“烟水亭”。这里的湖光亭阁不知使多少游人为之倾倒,然而付老太却无心赏玩三国名将周瑜操演水兵的古战遗址,催促随同前行。他们来到位于滨江大道上著名的浔阳楼前,老太太也无心欣赏这千年古搂的雄伟古朴与壮观,只是望着搂后面那滚滚奔流的滔滔江水,想到孩儿遇难已经两月有余,至今仍不得安宁,心底又是万般的苦痛与忧思。一种“剪不断,理还乱”,“问君能有几多愁,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”的愁思在骚扰着她那焦躁烦乱的心绪。真是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寻阳楼外水连天,愁锁江城寝难眠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男儿横尸七十日,何日昭雪返故园。

    从街上转悠回来,老太太还不见邢书记的电话,便又去政法委找他。邢说还在与业主代表交涉中,让再等等。老太太心神不宁,遂走访了几家律师事务所,心里作好了与业主进行法律诉讼的长期准备。

    腊月22日下午,邢书记打来电话说,已与业主谈妥,仍按“两步走”办法,先付部分赔款,火化尸体。老太太立即赴邢书记处,邢让其到公安局办理火化签字手续,待第二天火化结束后,再办理领款手续。老太太激感地说:“邢书记你是大好人,我就求你了,你救人就救到底吧,我离家太远,来往太不方便了,只要给我赔个差不多,我也就不打官司了。况且我在这里是人地两生,打官司我既无钱,又无时间和精力,我儿子都没了,我也无心思再纠缠下去。”邢说:“我能体谅到你的处境,但一次要付太多也不可能,官司你必须打下去,不然你就吃大亏了。这样吧,我可以帮你办理法律援助,在你离开前,先把案子立了,待来年再一心一意参加法庭诉讼。”按照邢书记的嘱咐,老太太来到那家被指定的律师事务所,说明情况,写了诉状和委托书,全权委托律师出庭代理其参与法庭诉讼。

    腊月23日上午,寒风呼啸。付老太等人在公安人员带领下,乘警车直奔贺家山殡仪馆。在殡仪馆里,付老太再次看见置于冰棺里的儿子,禁不住又悲从心起,捶胸痛哭。老太太要求为儿子整形,她哽咽着说,儿子生前仪表堂堂,非常注意形象,走了也要让他整整齐齐地走。由于尸体经过长期冷冻,骨骼僵硬,工作人员在给其穿衣时,费了好大劲,才将其骨骼舒展。在伸展尸体时,当老太太听到钻心刺耳的“卡喳,卡喳”的骨骼断裂声时,不由得又泪水连连地嘱咐儿子:“儿子,忍着点,不要怕,老妈在为你送行呢!”

    23日下午,付老太等人带上儿子的骨灰,踏上了返家的列车。回到家后,亲戚朋友前去抚慰者络绎不绝。他们为老太太的不幸遭遇深表同情,他们于腊月26,帮老太太把儿子的骨灰安放在门后的山坡上。老太太哭着对人说,那山坡避风向阳,儿子生前就怕冷,这里距家又近,我想念时,还能经常来这里看他,所以,就选择此地为儿子送终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四赴九江

    2006年春天,在儿子安葬“百日”过后,付老太又第四次亲赴九江市,他决心为儿子昭雪伸冤。经过了漫长的痛苦折麽后,此时她的心绪已经安静了许多。实践已使她清醒地认识到,不拿起法律武器捍卫正义,是不能最终为儿子报仇伸冤的。由于有了法律援助,这一次老太太也已无需别人帮助,她决心只身远行,履行正义。在实践中,付老太也学到了许多法律知识,他知道这是一起刑事附带民事的诉讼案件,民事赔偿只有在刑事审判中求得解决,所以也不能过于性急。她经过了漫长的等待,经过了一系列法庭程序,付老太终于胜诉。以黑业主又被追加赔偿近三万元而告终。至此,一个看似简单的赔偿案,经过了半年多的漫长历程,才最终画上了一个在付老太看来并不园满的句号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
  热门·推荐    
全国首起造纸知识产权侵权案被裁定 被告赔偿原告6000余万元
全国首起造纸知识产权侵权
8月3日,潍坊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山东世纪阳光纸业集团有限公司诉...
· 原大连市常务副市长曹爱华犯贪污受贿罪被判
· 全国首起造纸知识产权侵权案被裁定 被告赔
· 全国“农地非农化”乱象面临集中整治
· 习近平眼中的新闻舆论工作
· 打击炒房及黑中介 9省16市出台文件
· 陕西一涉黑案件宣判18人获刑
  点击·排行    
勇当绿色殡葬改革的急先锋
【诗词】地窑第一村
女子找兼职欲赚钱却遇骗子 扫码7次被骗走
桂林“天价鱼”餐馆被罚50万元 吊销营业
著名慈善艺术家魏来海书画作品欣赏
【书画】著名书法家郭建安书法作品欣赏
【书画】著名书法家杨志雄书法作品欣赏
【书法】著名书法家郭建安作品欣赏
【书画】著名书法家郭建安楷书作品欣赏
全国首起造纸知识产权侵权案被裁定 被告赔
  热门·图文    
【书画】著名书法家郭建安书法作
【书画】著名书法家杨志雄书法作
【书法】著名书法家郭建安作品欣
【书画】著名书法家郭建安楷书作
  投票·调查    
你是从哪里知道本网站的?
  • 网友介绍的
  • 百度搜索的
  • Google搜索的
  • 其它搜索过来的
  • 网址输错了进来的
  • 太忙了不记得了
  •  
    关于我们 | 版权声明| 人员查询 | 诚聘英才 | 联系我们
    Copyright©2012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.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
    垂询热线:(北京010-65032425 电子信箱:mqzxnet@126.com
    主管: 中國大江傳媒集團 香港政府登記證號:52339857-000-05-13-9 民情在線 版權所有,未經授權,不得複製或轉載 No part may be reproduced in any